搜尋 進階搜尋 關鍵字 搜尋
電子報
連結Youtube
精選集 訂閱取消 訪客人數 29157390
網站 首頁 >> 犯罪預防 >> 犯罪預防寶典 字體大小:小中大

  • 犯罪預防 查詢公開
  •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 轉寄好友
  • 犯罪預防寶典
    • 詳細內容
    • 第七篇非傳統類型犯罪之預防
    • 【第五章 家庭暴力預防】

      在此定義下,家庭暴力的型式可以區分為積極的虐待行為和消極的疏忽行為二種,而每一種行為又包括身體上的暴力、精神上的暴力,及性暴力行為三個面向(如表一)。在積極的虐待行為中,施虐者的怒氣是直接發洩在被害者的身上;而在消極的疏忽行為中,其怒氣是以對被害者缺乏關心及避免與被害者面對面衝突而展現。至於疏忽並沒有使用武力,因此只能將其暴力的展現方式視為是在一種隱喻的情況下顯現,然而它卻仍可能引起身體上及精神上的傷害。一般而言,家庭暴力的嚴重性不易為他人所察覺出來,其中又以精神上的虐待與疏忽最難察覺。

      表一 家庭暴力的型式

        身體上的暴力 精神上的暴力 性暴力
      積極的虐待 1.非偶然的傷害
      2.以武力強迫和壓制
      1.恐嚇
      2.情緒上的虐待
      3.物質上的虐待
      1.亂倫
      2.攻擊與強姦
      消極的疏忽 1.健康上惡劣的照顧
      2.身體上的疏忽
      1.缺乏感情
      2.情緒上的疏忽
      3.物質上的疏忽
      1.保護不周
      2.賣淫

        

      圖示【庭暴力經常存在的迷思】

      家庭暴力問題已愈來愈受到社會大眾的重視,也引發了許多的見解。然而有些見解並不一定都有充分的資料可以予以支持。在人們對於家庭暴力沒有充份的認知下,對其產生沒有科學依據的解釋或迷思亦是可以理解的。然而當這些迷思不斷地被重複提出後,將可能變成是一種「普遍化的觀念與現象」的假象。由於人們對於家庭暴力的迷思,有許多實際上頗能與問題的核心相吻合,使得此類迷思特別難以打破。一般而言,人們對於家庭暴力經常存有的迷思包括:

       

      迷思一:家庭暴力是一個不普遍的現象

      由於家庭暴力的現象很難發現也很難測量,使得吾人很難精確估計出其真正存在的數量。然而官方所統計的家庭暴力案件雖然不多,並不意味著它很少發生。從許多專家對於家庭暴力數量的估計發現,家庭暴力的發生頻率遠比我們所瞭解的還要普遍。以兒童虐待為例,美國預防兒童虐待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to Prevent Child Abuse)每年所進行的調查發現,一九九四年全美受到父母親虐待的數量為3,140,000個兒童。而Gelles和Straus(1987)以為人父母者為對象,所進行的一項全美調查也指出,有11%的父母親曾經對其子女施以嚴重的虐待行為(包括:踢、以拳頭或是其它工具毆打)。在婚姻虐待方面,大約28%的已婚者在他們的婚姻期間曾經對其配偶有過至少一次的婚姻暴力,16%的人每年經歷至少一次的婚姻暴力,以及有6%的人每年均經歷了嚴重的婚姻暴力。在國內,根據台灣省政府的資料推測,目前平均每八位婦女中,就有一位曾經遭受丈夫的暴行(王淑女,民83)。從這些數字中均在在顯示出,家庭暴力案件並不罕見。

       

      迷思二:只有貧窮的人才有家庭暴力行為

      從實證資料我們發現,家庭暴力確實比較容易發生在低社經地位的家庭中。以婚姻暴力為例,低收入家庭的婚姻暴力是高收入家庭的五倍(Straus et al., 1980)。在兒童虐待方面,Wauchope和Straus(1990)指出,勞工階層的父母親對於小孩的施虐行為是二倍於白領階層的父母親。由於這些研究發現,低社經地位的家庭較有可能發生家庭暴力,使得某些人斷章取義的指出,只有低社經地位的家庭才可能發生家庭暴力案件。如此一來,將可能給予人們對於低社經地位家庭一種不公平的刻板印象,認為貧窮的人都有暴力行為。

      另一個對於家庭暴力只發生在貧窮家庭內迷思的原因,是因為大多數社會控制機構所受理的家庭暴力案件均來自於低社經地位的家庭。以台北市政府警察局85年6月至86年6月所受理的家庭暴力為例,其加害者的職業,公教人員僅佔7.6%,而農工業者為25.4%,無業者更高達28.3%;在家庭暴力被害者的職業方面,公教人員僅佔8.1%,無業者則為50.9%。當那些貧窮及缺乏其它社會資源的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時,將會比有錢的人或是工作穩定者更容易請求警察及社會福利機構的協助。然而如此一來,使得政府所統計的發生家庭暴力案件的家庭,將以低社經地位家庭為主,並加深了人們對於此類家庭的刻板印象。

       

      迷思三:受虐或是目賭婚姻暴力的兒童長大成人將會變成施虐父母或是婚姻暴力的施虐者

      在一般人的認知中,會對子女施虐的父母其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他(或她)曾經是兒童虐待的被害者。這個普遍化的認知是以實證研究的發現為基礎的。有一些實證研究發現,童年時期有受虐經驗的父母親其虐待小孩的比率,顯著高於沒有受虐經驗的父母親(Egeland, 1991)。然而在採取此種世代間暴力傳承觀點時卻需要非常小心。因為此種研究在方法上存在諸多問題:第一,此種研究過度依賴自我報告,而且是一種仰賴施虐者回憶他們童年時受虐經驗的研究,可信度如何是有待考驗的。因此,在使用此種資料進行研究時,吾人必須非常小心;第二,此種研究缺乏沒有施虐行為卻是有童年受虐經驗的成年人以為對照組,當研究者的取樣對象是一般的人口而不是只有暴力行為的人口時,其間的關連強度可能將會下降;第三,或許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一個童年有受虐經驗的成年人,並沒有足夠的理由證明他長大後亦將會成為一個施暴者。而且這個論點所潛藏的最主要危險,是它對於受虐兒童的烙印作用,使他們未來容易變成施虐者。一個人之所以有施虐的行為是有許多原因所促發而成的,而不是單純的因為他曾經是一個受虐者。因此,一個曾經有受虐經驗或目賭父母親婚姻暴力的人,充其量只是比一般人更容易有施暴行為的傾向而已,並不能夠說這是一個決定性的因素。更何況有許多的受虐兒童長大後,並沒有因此而成為一個施虐者(Kaufman & Zigler, 1993)。

       

      迷思四:婦女要為其遭受婚姻暴力的事件負責

      有一些社會大眾認為婚姻暴力只發生在某些類型的婦女身上,認為這些受到丈夫毆打的婦女是愛嘮叨的女人、酗酒的人、來自功能不健全的家庭、有受虐狂的人,或是有精神病的人,這些假設暗指婦女要為其受暴的事件負責。然而實證研究的結果並不支持這些假設。一般而言,受虐婦女的成長家庭與未受虐的婦女並沒有多大的不同。受暴婦女的飲酒量並沒有多於未受暴的婦女,但她們可能會因為受到丈夫的毆打而飲酒以回應受暴的事件。至於在自我概念的研究上,更是不容易解釋的,因為研究發現受暴婦女較可能有低自我概念,但並不能由此證明是導致其受暴的原因,反而可能是受暴後所促發的一個結果。因此,對於「受暴婦女童年曾有受虐的經驗,會促使她們選擇對她們施暴的人結婚」這個假設,仍需進一步的研究才能確定(Hotaling et al. 1990)。

       

      迷思五:酗酒和藥物濫用是家庭暴力的真正原因

      有酗酒習慣的先生和太太較可能毆打配偶及他們的小孩。有酗酒習慣的丈夫與太太之間暴力行為的比率,是三倍於沒有酗酒習慣的配偶,在對太太施暴的事件中有四分之一的案例是跟酒有關係(Hotaling et al. 1990)。而在台北市政府警察局85年6月至86年6月所受理的173件家庭暴力案件中也發現,有暴力習慣的100件案件中,酗酒後施暴者為34件(佔34%)。雖然施虐者可能與酒精或是藥物有關係,然而它卻可能不是家庭暴力的原因。一個有施暴行為的人,不論他是否有飲酒都可能會有暴力行為發生,而且可能會藉著酒精與藥物來施暴,而不是暴力行為的前兆。酒醉也可以合理化或是解釋他們的施暴行為,藉以使得太太相信他們的先生是正常的。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喝醉酒的先生並不會對太太施暴(Kantor & Straus, 1990)。

       

      迷思六:暴力與愛是不能同時存在

      由於愛與暴力是如此對立的二件事,因此人們傾向於相信二者不會同時存在,而認為結婚則可以改變一個施虐者的暴力行為。事實上,愛似乎無法排除暴力的存在。從孩提時期開始,兒童已經開始認知那些愛他們的人同時也會打他們。那些會毆打配偶的人同時也會表達他們對於配偶的愛意。對於「假使他敢打我,我將會離開他」這樣的陳述,並不能夠真正的反映出事實。從美國夫妻平均的婚姻維持期間觀之,我們也發現有婚姻暴力的配偶其婚姻維持的平均時間是六年,與一般夫妻所維持的期間並沒有顯著差異(Margolin & Fernandez, 1987)。

       

      迷思七:婦女們所聲稱的約會強暴是一種謊言,這是她們自找或是自己也同意的

      或許一般人最常有的迷思是認為,那些聲稱遭受約會強暴的婦女所言並不是事實,而是一種謊言。人們之所以有此種迷思,大多是認為那些婦女實際上有默許其男伴的行為,因此其本身亦要為事件負責。然而事實上,強姦被害案件是一種低報案率的犯罪,一般人均不願意報案,更遑論會誇大或是謊報案情。約會強暴的迷思可能會模糊了事件的真實情況,而將責難從強暴者的身上轉移到被害者的身上,或是免除男性的自我責難與責任 (Burt, 1991)。

       

      迷思八:只有女性才有可能是性虐待的被害者

      雖然大多數的性虐待被害者是女性,但是男性仍有可能是被害者。Finkelhor(1994)曾經檢視了二十一個國家的兒童性虐待情況,發現女性的性虐待比率約為7%,而男性則為3%。因此,女性遭受性虐待的比率約為男性的1.5倍至3倍之間。圖示

       

       

      圖示【家庭暴力處理現況】

      在過去,台灣地區家庭暴力被害者向警察求助時,警察所能採取的往往只是消極的回應措施。因為大多數的被害者並不願意見到施暴者被警察所逮捕,在被害者報案卻不願意提出告訴的情況下,警察依據「不告不理」的原則,僅能聽任其訴苦、發牢騷,及抒發情緒,無法給予實際的幫助。而警察在處理此類案件時,礙於法令的規定,亦擔心稍有不慎即可能觸犯法令而造成「公親變事主」的困境,或是白忙一場的情況。此外,台北市政府警察局處理家庭暴力手冊第貳大點第二小點亦指出:「當前員警處理家庭暴力之困境包括:除兒童、少年可依據法令予以緊急安置外,面對其他被害者警察並無法令依據,可予以必要性之暫時隔離。」因此,依據目前警察人員受理家庭暴力案件的報案規定,及實務上的運作情形觀之,當民眾報案請求警察處理家庭糾紛或是暴力時,警察沒有理由也不會拒絕處理,只有處理程度上的問題而已。在當事人尚未確定提出告訴時,派出所往往成為和解及平息火爆氣氛的地方,除此之外,則無法有進一步保護被害者的措施。

      然而隨著世人對於家庭暴力問題嚴重性之日益關注,目前各先進國家則多已體認警察對於家庭暴力案件之處理態度與方式,在家庭暴力之防治網絡上實居於關鍵的地位,故大多要求其警察應以更積極及主動的態度介入處理。

       

      附錄一:家庭暴力防治法條文

      家庭暴力防治法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六月二十四日公布

       

      第一章 通  則
      第 一 條 為促進家庭和諧,防治家庭暴力行為及保護被害人權益,特制定本法。
      第 二 條 本法所稱家庭暴力者,謂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之行為。
      本法所稱家庭暴力罪者,謂家庭成員間故意實施家庭暴力行為而成立其他法律所規定之犯罪。
      本法所稱騷擾者,謂任何打擾、警告、嘲弄或辱罵他人之言語、動作或製造使人心生畏怖情境之行為。
      第 三 條 本法所稱家庭成員,包括下列各員及其未成年子女︰
      一、配偶或前配偶。
      二、現有或曾有事實上之夫妻關係、家長家屬或家屬間關係者。
      三、現為或曾為直系血親或直系姻親。
      四、現為或曾為四親等以內之旁系血親或旁系姻親。
      第 四 條 本法所稱主管機關︰在中央為內政部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在省(巿)為省(巿)政府;在縣(巿)為縣(巿)政府。
      第 五 條 內政部應設立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其職掌如下︰
      一、研擬家庭暴力防治法規及政策。
      二、協調、督導及考核有關機關家庭暴力防治事項之執行。
      三、提高家庭暴力防治有關機構之服務效能。
      四、提供大眾家庭暴力防治教育。
      五、協調被害人保護計畫與加害人處遇計畫。
      六、協助公、私立機構建立家庭暴力處理程序及推展家庭暴力防治教育。
      七、統籌家庭暴力之整體資料,供法官、檢察官、警察人員、醫護人員及其他政府機關相互參酌並對被害人之身分予以保密。
      八、協助地方政府推動家庭暴力防治業務並提供輔導及補助。
      前項第七款資料之建立、管理及使用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另定之。
      第 六 條 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以內政部長為主任委員,民間團體代表、學者及專家之比例不得少於委員總數二分之一。
      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應配置專人分組處理有關業務;其組織規程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第 七 條 級地方政府得設立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其職掌如下︰
      一、研擬家庭暴力防治法規及政策。
      二、協調、督導及考核有關機關家庭暴力防治事項之執行。
      三、提高家庭暴力防治有關機構之服務效能。
      四、提供大眾家庭暴力防治教育。五、協調被害人保護計畫與加害人處遇計畫。
      六、協助公、私立機構建立家庭暴力處理程序及推展家庭暴力防治教育。
      七、統籌家庭暴力之整體資料,供法官、檢察官、警察人員、醫護人員及其他政府機關相互參酌並對被害人之身分予以保密。
      前項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之組織規程由地方政府定之。
      第 八 條 各級地方政府應各設立家庭暴力防治中心,並結合警政、教育、衛生、社政、戶政、司法等相關單位,辦理下列措施,以保護被害人之權益並防止家庭暴力事件之發生︰
      一、二十四小時電話專線。
      二、被害人之心理輔導、職業輔導、住宅輔導、緊急安置與法律扶助。
      三、給予被害人二十四小時緊急救援、協助診療、驗傷及取得證據。
      四、加害人之追蹤輔導之轉介。
      五、被害人與加害人身心治療之轉介。
      六、推廣各種教育、訓練與宣傳。
      七、其他與家庭暴力有關之措施。
      前項中心得單獨設立或與性侵害防治中心合併設立,並應配置社工、警察、醫療及其他相關專業人員;其組織規程由地方主管機關定之。
      第二章 民事保護令
      第 九 條 保護令分為通常保護令及暫時保護令。
      被害人、檢察官、警察機關或直轄巿、縣(巿)主管機關得向法院聲請保護令。
      被害人為未成年人、身心障礙者或因故難以委任代理人者,其法定代理人、三親等以內之血親或姻親,得為其向法院聲請保護令。
      第 十 條 護令之聲請,由被害人之住居所地、相對人之住居所地或家庭暴力發生地之法院管轄。
      第十一條 護令之聲請,應以書面為之。但被害人有受家庭暴力之急迫危險者,檢察官、警察機關、或直轄巿、縣(巿)主管機關,得以言詞、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之方式聲請,並得於夜間或休息日為之。
      前項聲請得不記載聲請人或被害人之住居所,僅記載其送達處所。法院為定管轄權,得調查被害人之住居所。
      如聲請人或被害人要求保密被害人之住居所,法院應以秘密方式訊問,將該筆錄及相關資料密封,並禁止閱覽。
      第十二條 保護令事件之審理不公開。
      法院得依職權調查證據,必要時得隔別訊問。
      法院於審理終結前,得聽取直轄巿、縣(巿)主管機關或社會福利機構之意見。
      保護令事件不得進行調解或和解。
      法院不得以當事人間有其他案件偵查或訴訟繫屬為由,延緩核發保護令。
      第十三條 法院受理通常保護令之聲請後,除有不合法之情形逕以裁定駁回者外,應即行審理程序。
      法院於審理終結後,認有家庭暴力之事實且有必要者,應依聲請或依職權核發包括下列一款或數款之通常保護令︰
      一、禁止相對人對於被害人或其特定家庭成員實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相對人直接或間接對於被害人為騷擾、通話、通信或其他非必要之聯絡行為。
      三、命相對人遷出被害人之住居所,必要時並得禁止相對人就該不動產為處分行為或為其他假處分。
      四、命相對人遠離下列場所特定距離︰被害人之住居所、學校、工作場所或其他被害人或其特定家庭成員經常出入之特定場所。
      五、定汽、機車及其他個人生活上、職業上或教育上必需品之使用權,必要時並得命交付之。
      六、定暫時對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由當事人之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行使或負擔之內容及方法,必要時並得命交付子女。
      七、定相對人對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之方式,必要時並得禁止會面交往。
      八、命相對人給付被害人住居所之租金或被害人及其未成年子女之扶養費。
      九、命相對人交付被害人或特定家庭成員之醫療、輔導、庇護所或財物損害等費用。
      十、命相對人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戒癮治療、精神治療、心理輔導或其他治療、輔導。
      十一、命相對人負擔相當之律師費。
      十二、命其他保護被害人及其特定家庭成員之必要命令。
      第十四條 通常保護令之有效期間為一年以下,自核發時起生效。
      通常保護令失效前,當事人及被害人得聲請法院撤銷、變更或延長之。延長之期間為一年以下,並以一次為限。
      通常保護令所定之命令,於期間屆滿前經法院另為裁判確定者,該命令失其效力。
      第十五條 院為保護被害人,得不經審理程序或於審理終結前,依聲請核發暫時保護令。
      法院核發暫時保護令時,得依聲請或依職權核發第十三條第二項第一款至第六款及第十二款之命令。
      法院於受理第十一條第一項但書之暫時保護令聲請後,依警察人員到庭或電話陳述家庭暴力之事實,有正當理由足認被害人有受家庭暴力之急迫危險者,除有正當事由外,應於四小時內以書面核發暫時保護令,並得以電信傳真或其他科技設備傳送暫時保護令予警察機關。
      聲請人於聲請通常保護令前聲請暫時保護令,其經法院准許核發者,視為已有通常保護令之聲請。
      暫時保護令自核發時起生效,於法院審理終結核發通常保護令或駁回聲請時失其效力。
      暫時保護令失效前,法院得依當事人及被害人之聲請或依職權撤銷或變更之。
      第十六條 命相對人遷出被害人住居所或遠離被害人之保護令,不因被害人同意相對人不遷出或不遠離而失其效力。
      第十七條 保護令除第十五條第三項情形外,應於核發後二十四小時內發送當事人、被害人、警察機關及直轄巿、縣(巿)主管機關。
      直轄巿、縣(巿)主管機關應登錄各法院所核發之保護令,並隨時供法院、警察機關及其他政府機關查閱。
      第十八條 法院應提供被害人或證人安全出庭之環境與措施。
      第十九條 關於保護令之裁定,除有特別規定者外,得為抗告。
      保護令之程序,除本章別有規定外,準用非訟事件法有關規定。非訟事件法未規定者,準用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
      第二十條 保護令之執行,由警察機關為之。但關於金錢給付之保護令,得為執行名義,向法院聲請強制執行。
      警察機關應依保護令,保護被害人至被害人或相對人之住居所,確保其安全占有住居所、汽、機車或其他個人生活上、職業上或教育上必需品。
      當事人或利害關係人對於警察機關執行保護令之內容有異議時,得於保護令失效前,向原核發保護令之法院聲明異議。
      關於聲明異議之程序,準用強制執行法之規定。
      第二十一條 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經聲請中華民國法院裁定承認後,得執行之。
      當事人聲請法院承認之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有民事訴訟法第四百零二條第一款至第三款所列情形之一者,法院應駁回其聲請。
      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其核發地國對於中華民國法院之保護令不予承認者,法院得駁回其聲請。
      第三章  刑事程序
      第二十二條 警察人員發現家庭暴力罪或違反保護令罪之現行犯時,應逕行逮捕之,並依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二條規定處理。
      雖非現行犯,但警察人員認其犯家庭暴力罪嫌疑重大,且有繼續侵害家庭成員生命、身體或自由之危險,而符合刑事訴訟法所定之逕行拘提要件者,應逕行拘提之。並即報請檢察官簽發拘票。如檢察官不簽發拘票時,應即將被拘提人釋放。
      第二十三條 家庭暴力罪或違反保護令罪之被告經檢察官或法院訊問後,認無羈押之必要,而逕命具保、責付、限制住居或釋放者,得附下列一款或數款條件命被告遵守︰
      一、禁止實施家庭暴力行為。
      二、命遷出被害人之住居所。
      三、禁止對被害人為直接或間接之騷擾、接觸、通話或其他聯絡行為。
      四、其他保護被害人安全之事項。
      檢察官或法院得依當事人之聲請或依職權撤銷或變更依前項規定所附之條件。
      第二十四條 被告違反檢察官或法院依前條第一項規定所附之條件者,檢察官或法院得命撤銷原處分,另為適當之處分;如有繳納保證金者,並得沒入其保證金。
      前項情形,偵查中檢察官得聲請法院羈押之;審判中法院得命羈押之。
      第二十五條 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於羈押中之被告,經法院裁定停止羈押者,準用之。
      停止羈押中之被告違反法院依前項規定所附之釋放條件者,法院於認有羈押必要時,得命再執行羈押。
      第二十六條 檢察官或法院為第二十三條第一項及前條第一項之附條件處分或裁定時,應以書面為之,並送達於被告及被害人。
      第二十七條 警察人員發現被告違反檢察官或法院依第二十三條第一項、第二十五條第一項規定所附之條件者,應即報告檢察官或法院。
      第二十二條之規定於本條情形準用之。
      第二十八條 家庭暴力罪及違反保護令罪之告訴人得委任代理人到場。但檢察官或法院認為必要時,得命本人到場。
      對智障被害人或十六歲以下被害人之訊問或詰問,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在法庭外為之,或採取適當隔離措施。被害人於本項情形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第二十九條 對於家庭暴力罪或違反保護令罪案件所為之起訴書、不起訴處分書、裁定書或判決書,應送達於被害人。
      第三十條 犯家庭暴力罪或違反保護令罪而受緩刑之宣告者,在緩刑期內應付保護管束。
      法院為前項緩刑宣告時,得命被告於緩刑付保護管束期間內,遵守下列一款或數款事項︰
      一、禁止實施家庭暴力行為。
      二、命遷出被害人之住居所。
      三、禁止對被害人為直接或間接之騷擾、接觸、通話或其他聯絡行為。
      四、命接受加害人處遇計畫:戒癮治療、精神治療、心理輔導或其他治療、輔導。
      五、其他保護被害人或其特定家庭成員安全或更生保護之事項。
      法院為第一項之緩刑宣告時,應即通知被害人及其住居所所在地之警察機關。
      受保護管束人違反第二項保護管束事項情節重大者,撤銷其緩刑之宣告。
      第三十一條 前條之規定,於受刑人經假釋出獄付保護管束者,準用之。
      第三十二條 檢察官或法院依第二十三條第一項、第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三十條第二項或前條規定所附之條件,得指揮司法警察執行之。
      第三十三條 有關政府機關應訂定並執行家庭暴力罪或違反保護令罪受刑人之處遇計畫。
      前項計畫之訂定及執行之相關人員應接受家庭暴力防治教育及訓練。
      第三十四條 監獄長官應將家庭暴力罪或違反保護令罪受刑人預定出獄之日期或脫逃之事實通知被害人。但被害人之所在不明者,不在此限。
      第四章 父母子女與和解調解程序
      第三十五條 法院依法為未成年子女酌定或改定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之人時,對已發生家庭暴力者,推定由加害人行使或負擔權利義務不利於該子女。
      第三十六條 法院依法為未成年子女酌定或改定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之人或會面交往之裁判後,發生家庭暴力者,法院得依被害人、未成年子女、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請求為子女之最佳利益改定之。
      第三十七條 法院依法准許家庭暴力加害人會面交往其未成年子女時,應審酌子女及被害人之安全,並得為下列一款或數款命令︰
      一、命於特定安全場所交付子女。
      二、命由第三人或機關團體監督會面交往,並得定會面交往時應遵守之事項。
      三、以加害人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或其他特定輔導為會面交往條件。
      四、命加害人負擔監督會面交往費用。
      五、禁止過夜會面交往。
      六、命加害人出具準時、安全交還子女之保證金。
      七、其他保護子女、被害人或其他家庭成員安全之條件。
      法院如認有違背前項命令之情形,或准許會面交往無法確保被害人或其子女之安全者,得依聲請或依職權禁止之。如違背前項第六款命令,並得沒入保證金。
      法院於必要時,得命有關機關或有關人員保密被害人或子女住居所。
      第三十八條 直轄巿及縣(巿)政府應設未成年子女會面交往處所或委託辦理。
      前項會面交往處所應有受過家庭暴力安全及防制訓練之人員,其設置辦法及監督會面交往與交付子女之程序由各直轄巿及縣(巿)主管機關另訂之。
      第三十九條 法院於訴訟或調解程序中如認為有家庭暴力之情事時,不得進行和解或調解,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一、行和解或調解之人曾受家庭暴力防治之訓練並以確保被害人安全之方式進行和解或調解。
      二、准許被害人選定輔助人參與和解或調解。
      三、其他行和解或調解之人認為能使被害人免受加害人脅迫之程序。
      第五章 預防與治療
      第四十條 警察人員處理家庭暴力案件,必要時應採取下列方法保護被害人及防止家庭暴力之發生︰
      一、於法院核發第十五條第三項之暫時保護令前,在被害人住居所守護或採取其他保護被害人及其家庭成員之必要安全措施。
      二、保護被害人及其子女至庇護所或醫療處所。
      三、保護被害人至被害人或相對人之住居所,確保其安全占有保護令所定個人生活上、職業上或教育上之必需品。
      四、告知被害人其得行使之權利、救濟途徑及服務措施。
      警察人員處理家庭暴力案件,應製作書面紀錄,其格式由中央警政主管機關訂之。
      第四十一條 醫事人員、社工人員、臨床心理人員、教育人員、保育人員、警察人員及其他執行家庭暴力防治人員,在執行職務時知有家庭暴力之犯罪嫌疑者,應通報當地主管機關。
      前項通報人之身分資料應予保密。
      主管機關接獲通報後,必要時得自行或委託其他機關或防治家庭暴力有關機構、團體進行訪視、調查。
      主管機關或受其委託之機關、機構或團體進行訪視、調查時,得請求警察、醫療、學校或其他相關機關或機構協助,被請求之機關或機構應予配合。
      第四十二條 醫院、診所對於家庭暴力之被害人,不得無故拒絕診療及開立驗傷診斷書。
      第四十三條 衛生主管機關應擬訂及推廣有關家庭暴力防治之衛生教育宣導計畫。
      第四十四條 直轄巿及縣(巿)政府應製作家庭暴力被害人權益、救濟及服務之書面資料,以供被害人取閱,並提供執業醫師、醫療機構及警察機關使用。
      醫師在執行業務時,知悉其病人為家庭暴力被害人時,應將前項資料交付病人。
      第一項資料不得記明庇護所之住址。
      第四十五條 中央衛生主管機關應訂定家庭暴力加害人處遇計畫規範,其內容包括下列各款︰
      一、處遇計畫之評估標準。
      二、司法機關、家庭暴力被害人保護計畫之執行機關(構)、加害人處遇計畫之執行機關(構)間之連繫及評估制度。
      三、執行機關(構)之資格。
      第四十六條 加害人處遇計畫之執行機關(構)得為下列事項︰
      一、將加害人接受處遇情事告知被害人及其辯護人。
      二、調查加害人在其他機構之處遇資料。
      三、將加害人之資料告知司法機關、監獄監務委員會、家庭暴力防治中心及其他有關機構。
      加害人處遇計畫之執行機關(構)應將加害人之恐嚇、施暴、不遵守計畫等行為告知相關機關。
      第四十七條 直轄巿、縣(巿)政府應提供醫療機構及戶政機關家庭暴力防治之相關資料,俾醫療機構及戶政機關將該相關資料提供新生兒之父母、住院未成年人之父母、辦理結婚登記之新婚夫妻及辦理出生登記之人。
      前項資料內容應包括家庭暴力對於子女及家庭之影響及家庭暴力之防治服務。
      第四十八條 社會行政主管機關應辦理社工人員及保育人員防治家庭暴力之在職教育。
      警政主管機關應辦理警察人員防治家庭暴力之在職教育。
      司法院及法務部應辦理相關司法人員防治家庭暴力之在職教育。
      衛生主管機關應辦理或督促相關醫療團體辦理醫護人員防治家庭暴力之在職教育。
      教育主管機關應辦理學校之輔導人員、行政人員、教師及學生防治家庭暴力之在職教育及學校教育。
      第四十九條 各級中小學每學年應有家庭暴力防治課程。
      第六章 罰  則
      第五十條 違反法院依第十三條、第十五條所為之下列裁定者,為本法所稱之違反保護令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禁止實施家庭暴力行為。
      二、禁止直接或間接騷擾、接觸、通話或其他連絡行為。
      三、命遷出住居所。
      四、遠離住居所、工作場所、學校或其他特定場所。
      五、命完成加害人處遇計畫:戒癮治療、精神治療、心理輔導或其他治療、輔導。
      第五十一條 反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罰鍰。但醫事人員為避免被害人身體緊急危難而違反者,不罰。
      違反第四十二條規定者,處新臺幣六千元以上三萬元以下之罰鍰。
      第七章 附  則
      第五十二條 警察機關執行保護令及處理家庭暴力案件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第五十三條 本法施行細則,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第五十四條 本法自公布日施行。
      第二章至第四章、第五章第四十條、第四十一條、第六章自公布後一年施行。

       

      附錄二:警察機關處理家庭暴力流程圖
      圖示

       

      警察機關執行保護令流程圖
      圖示

       

      圖示

       

       

      圖示【相關研究報告】

      王淑女(民83)。家庭暴力對青少年暴力及犯罪行為的影響。社區發展季刊第六十八期,頁191 - 211。

      Burt, M. R. (1991). Rape Myths and Acquaintance Rape. In A. Parrot & L. Bechhofer(Eds.), Acquaintance Rape: The Hidden Crime. New York: John Wiley.

      Egeland, B. (1991). “From Data to Definition.” Development and Psychopathology, 3: 37 - 43.

      Finkelhor, D. (1994). “The International Epidemiology of Child Sexual Abuse.” Child Abuse and Neglect, 18: 409 - 417.

      Gelles, R. J. & Straus, M. A. (1987). Is Violence toward Children Increasing? A Comparison of 1975 and 1985 National Survey Rates.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2, 212-222.

      Hotaling, G. T., Straus, M. A. & Lincoln, A. J.(1990). “Intrafamily Violence and Crime and Violence outside the Family”. In M. A. Straus & R. J. Gelles(Eds.), Psysical Violence in American Families: Risk Factors and Adaptations to Viloence in 8,145 Families.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Books.

      Kantor, G. & Straus, M. A.(1990). “The Drunken Bum Theory of Wife Beating.” In M. A. Straus & R. J. Gelles(eds.), Physical Violence in American Families. New Brunswick, NJ: Transaction.

      Kaufman, J. & Zigler, E. (1993) . “The 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 of Abuse is Overstated.” In R. J. Gelles & D. R. Loseke(Eds.), Current Controversies on Family Violence. Newbury Park, CA:Sage.

      Margolin, G. & Fernandez, V. (1987). The Spontaneous Cessation of Martial Violence: Three Case Examples.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13, 241 - 250.

      Straus, M. A., Gelles, R. J., & Steinmetz, S. K. (1980). Behind Closed Doors: Violence in the American Family. Garden City, NY: Doubleday.圖示

       

政府網站資料開放宣告 | 隱私權政策 | 資訊安全政策 | 保有及管理個人資料 版權所有中華民國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
偵防中心服務電話:02-2765-2122~5
地址:11072台北市信義區忠孝東路四段553巷5號
檢舉電話:02-2766-191902-2766-8989
緊急案件請打
本局地圖本局地圖 本局地圖